阿尔卑斯大尾巴糖!

“怎么会只有我一个人呢”
Sally Face你他妈能不能甜一点?!!
这里是阿糖☆
主混伽小/N福 或ls 咸鱼文手。
玻璃心。被凶会很难过。
喜欢不容易生气不严肃的人!
今天也在努力练习文笔(赶作业(bushi
欠的坑自己都数不清。
杂食,清水。
我爱马甲线如果你有马甲线我就爱你
可能是个沙雕,开学长期失踪
没更的话可能是忘了lof密码(不是
Over.

▼宇宙第一ooc是我

▼是的我完全没有数

▼墙裂ooc 算了快走吧我太丢人了

























想看某小发烧烧迷糊了拿着不是伽罗的魔方神志不清地嚷嚷。

然后伽罗提着一大袋子芹菜回来看到某小趴在沙发上举起不知名魔方嘟囔:

“……变刀,伽罗你怎么了,,……你快变啊”

看着自家战友只有生病时候才会露出这样的小孩姿态,伽罗毫不犹豫放下袋子,然后变成刀的模样躺在他手中。

“好好好,愿听差遣。”


我又在瞎写什么

Sal曾经看见Larry用蓝色的笔在一张纸上写满了“SF”,Larry察觉到他的目光还很慌张地遮住不让他看。

什么嘛,sal当时想,我早就知道你很喜欢这个乐队了。

多年以后,在那个团圆前的日子,sal看到了Larry的遗书后,才幡然醒悟:

那张纸上写的根本就不是乐队的名字。

写的是……

眼泪浸湿纸张,上面的一字一句都在提醒着sal,








那个盛夏,终于是回不去了。


正经的文

金发的旅行者呆住了,然后猛的往后一跃躲开了来人凌厉的刀气。他还没来得及瞄准手上的枪就被打掉,在地上旋转了几圈后停在了他来不及触到的地方。还好,他举起另一把——他有的可不只是一把枪。

我靠——他怎么接近的那么快!

双瞳猛的缩小,橘右京依然抓住他的手腕,尔后发力。他吃痛的松手,把原本紧握在手中的枪掉在了地上——完蛋了,他可没有三把枪……橘右京顺着这股力道抓着他把他按到墙边,他再无退路,撞在墙上的冲击力让他的帽檐往下低了一点,遮掩住了些许视线。他冒出冷汗,在一片朦胧的黑暗中,他听见熟悉的好听声音响起,对自己发出警告。

“……你不该在这。”

——?















妲己:???我们打野怎么那么久动都不动一下挂机了吗

亚瑟:对面有一个戴帽子的来反红了

妲己:所以??

亚瑟:在打架吧

较量/N福

♢是老师N×学生福!不要过于较真
♢依旧是熟悉的设定,皮皮福
♢写着玩,可以说是送给鸢尾的
♢唉想起鸢尾还是爬起来麻溜地更了




1.
南方是这所学校新聘来的语文老师。男,32岁。在此之前无业。
喜欢养蚱蜢。
福尔摩斯从她小弟那里得来的信息就只有那么多了。
要不是他要来我的班里,我才不理呢。她叼着狗尾巴草躺在草地上。所以说喜欢养蚱蜢又是什么操作?新来的老师那么迷的吗?
上一个语文老师被她实在气的不行,口里经常数落她道“女孩子家家这么调皮捣蛋干什么”“小福你又没交作业”等等。可福尔摩斯尽数没听,全当耳边风。
即使是如此,她的成绩却还是卡在中流,不上也不下。
福尔摩斯想到这儿,拍拍手站了起来,吐掉嘴里的草,直接从班里的窗户单手耍酷翻了进去。
得给这位“蚱蜢”老师一点惊喜才像样嘛。



2.
南方,据老秦称是面瘫。而实际考证亦是如此。话不多,脸色冷的可以当门神。
最近被老秦推荐去当老师,说是当老师可以让他亲近亲近些孩子们,磨去些锐气。
嗯,一班。
他抬头看看这个班牌,突然头疼地揉了揉眉头。
他突然觉得他以后的日子可能不会太好过是怎么回事。



3.
福尔摩斯乖巧地坐在最后一排,和其他同学一样安静等新老师来给他们上课。
才怪。
她大摇大摆地晃上了讲台,由于她经常这样,班里的同学也都见怪不怪了,甚至还有些人觉得有趣的。
当然啊,我的恶作剧都是不会让人生气的。福尔摩斯这样纯良地想道,一边把黑板擦放在了微微打开的前门上。
然后溜回座位坐好,接下来看戏就行了。
福尔摩斯这样美滋滋地撑着下巴想,此时的她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她最后的好日子。



4.
南方推开了门。
然后在全班的(以及福尔摩斯)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用那只没拿教案的手直接在半空中截住了黑板擦。
他冷冷地扫视了一眼,看到了坐在最后一排扭头试图躲避他视线的女生。
之前听老秦说,这个班里有个特别难“对付”的问题学生。

真是遇上了麻烦的家伙——
两人同时这样想到。



5.
“上课。”南方没有过多计较,直接把教案扔到了讲台上。

福尔摩斯把白眼都快翻上天花板了,这新来的老师怎么那么喜欢装酷?

有意思,不好对付的对手更好玩。

不过在这之前,她得先偷偷溜出去……她可不想下课被叫到办公室里。

她悄悄打开窗户,然后趁老师在板书的空隙里翻了出去。

非常好,这样她就不会有事儿了。福尔摩斯美滋滋地想着,一边跑到草坪上舒服的躺着,顺便想起了对策。
啊,难道要往他的杯子里放蚱蜢?
福尔摩斯被这个想法逗笑了,眼睛却逐渐危险地眯了起来。



6.
“自习。”然后全班同学再一次被这位新来的老师吓到了。

南方从之前福尔摩斯翻出去的窗户翻出去了。

华生心里一紧,看到老师上课上到一半突然不按常理出牌,为福尔摩斯点了根小蜡烛。



7.
南方几乎没有犹豫就跑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然后其他班的同学就一脸茫然的从窗户外看到了像风一样刮过去的人,有眼力好的老教师扶了扶眼镜。
“啊……新来的老师真是有意思。”
一个问题学生向要给老师搞麻烦的话,还不是先得去办公室……
啊,真给他逮到了。
南方一把揪住正往他办公室里跑的人的后衣领。
“福尔摩斯同学。”
福尔摩斯心里咯噔一声,暗叹一口气。
这新来的老师行动力也……太强了吧?



8.
于是福尔摩斯同学就被新来的班主任要求回班罚抄十遍课文。
并且——
“下课后,来我办公室。”
可喜可贺。
明明是第一次栽在老师手里,
华生托着腮看着边在纸上写字边偷笑的某人,怀疑她是不是脑子出了毛病。
被罚了还乐着呢?
福尔摩斯,你可长点心吧。



9.
事实证明,福尔摩斯完全没有求生欲。
别人被老师叫到办公室,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偏偏她还是有恃无恐的样子。
南方在桌上敲着手指,想着到底要怎么教好她然后拿起茶杯喝——
他重重的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不知道的人以为是他生气了。
事实上他也真的是生气了,杯子里有一只蚱蜢。
望着对面学生狡黠的双眼和故作无辜的表情,南方不禁思考起来:不对啊,他抓到她的时候她是正往办公室跑的,根本没进去过。下课之后他也是先比她到达办公室,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缝隙可以让她——
等等,他忽略了一种可能。
如果说,在他跑出教室去往办公室之前她就已经放好蚱蜢,然后再制造刚刚要跑进去的假象忽悠他呢?
她倒是有点小聪明,不过小聪明用错了地方。
南方又不经意地瞥了福尔摩斯一眼,没有说破。
但福尔摩斯却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就好像他已经什么都知道一样……
不可能的,她从来没有失手过。
福尔摩斯开始想着午饭吃什么的难题。



10.
唉,这学生本性看起来也不坏,就是闹腾了点,聪明全用在了坏点子上,以后多加推敲可能会让她成才……
南方翻开之前要求她罚抄的本子,嘴角抽搐了一下。
本子上亦然写满了十个“南方”。他的名字就那么大大方方的落在纸上,像是她瞪着他,正发出无言的挑衅。
“我之前要你抄的,好像不是这个吧?”
“诶?是吗?”
望着罪魁祸首毫不自知的天真笑容,南方握着的钢笔不自觉在纸上浸出了一个红点。








看来,让她改过向善的事,得马上提上日程了。
最好是——
南方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和她对视。




从现在开始。









Fin.

阿德里上将给话集

▼莫得顺序
▼莫得感情
▼糖总累了








“不能心软!”

“愿听差遣。”

“小心超人!”

“我们一起战斗到老吧。”

“遵命。”

“小心!!!”

“我和小心超人去调查一下。”

“小心超人,我回来了。”

“星星球,大家,小心超人。”

“小心超人在那边!”

“小心超人往那边走了!”

“小心超人在下面!”

“小心超人快走开!”

“小心超人。”

“把小心超人还给我!”

“不行……我不能毁了星星球,毁了我们的家!”

“小心超人……快走,我会伤害到你!”

“小心超人!!!”

“小心超人对猫毛过敏。”

“让我最后一次化作你的武器吧。”

“小心超人,遇见你……是我最开心的事。”

“……再见了。”


















小心猛的坐起来,双手还紧紧揪着被子。
梦里的最后一幕撕裂了之前所有的回忆,思念如潮水般在他耳边叫嚣着让他醒来。
他有些失神地盯着空荡荡的房间,他不得不屏住呼吸才能保持冷静。
偌大的房间里安静地只能听见他自己的呼吸声……
不对,等等。
……啊?
他僵硬地扭头,然后看见梦里的某人正侧身撑着头,对他笑着。
躺 在 他 旁 边。


糟糕。

Fin.

我爱鸢尾

鸢尾又是什么人间天使
在遇到她之前我真的是没见过这么可爱的人
我哭辽
我想摸她
我想摸她马甲线。
逐渐理智.jpg
还是那句话
她喜欢南方和我喜欢她有什么冲突吗
没有

那么我
我   想   见   她。

挂人了
这群里都是些什么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tus幽莲  @Orion_R

完好无损/伽小

▼幽莲是魔鬼 @Lotus幽莲
▼我以后再也不要在群里发虐梗了
▼上一条作废















——
“嘶……”

“这个真的没办法修好么……” 宅博士担心地看着紧紧捂住胸口的小心,紧蹙的眉头里满是痛苦。

“机械石本就特殊,要找到能修复的办法也不是不可以………就只怕,” 机械智者的眼光落在已经疼的出汗的人身上,“他已经不够时间了。”

近几天,灰心星球总司令终于下了死手,集结了所有力量攻打星星球,守护者们拼死才堪堪抵御了侵略。

但是蓝光系统同时也遭到了破坏,根本不能再承受任何一次攻击。现在只能希望灰心星球的军队不会来的那么快了。

守护者中受伤最重的竟然是敏捷度最高的小心。博士给他检查的时候看见他的机械石上有了一条长长的裂纹,裂纹不宽,但却深的令人触目惊心:按照道理来说小心是不会流血的,但是博士却仿佛看见那长长的裂纹里慢慢渗出了暗红色的血。

小心从来没有受过那么重的伤。宅博士对此缄口不言,但小心还是察觉到了一二,在兄弟姐妹面前也极力掩饰,只是推脱说是自己胸闷而已。

隔日宅博士就送了小心去机械智者那里,宅博士看到智者摇头之后心还是凉了半截。

博士鞠躬:“谢谢您了,我回去再研究研究。”

——
不知不觉已经一个月了。

家人对待他就像对待一个瓷娃娃,连花心也不再和他对着干了。开心也经常拉着甜心跑出去说是玩,但其实大家都明白他们是去找药方。

小心躺在床上。夏天的夜晚很凉快,风吹起白色窗帘,露出外面的月亮。他拿出发出微弱光芒的魔方,心里一阵阵绞痛。

他放下魔方,起身下楼倒了一杯温水。小心放下杯子的时候不经意看见了从实验室门缝里透到外面的昏黄灯光。

小心没有说话。他敲了敲门,把那杯温水放在门外之后又回去了。

其实他知道,博士也知道,大家都知道:他已经无药可医。但博士还是选择在实验室里耗尽所有力气去寻找拯救他的办法,大家也忽略这个事实去尽力帮助他。

但他恐怕是撑不过今晚了。

他叹了口气,转身又回到了房间。

他打开门,看见伽罗坐在床边,低垂眉眼。小心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伽罗这一个月来是表现最正常的那一个。他仿佛不知道他的病情一般,依旧和他练武,依旧协助他,一切照旧,让小心感到一丝安心。

良久沉默。

他就这样静静地陪着伽罗坐了很久,月光飘在伽罗的墨镜上,变得柔软。反光的墨镜犹如春水。他恍然,这个坐在他身边的人,是阿德里的上将,是可以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上将。他失去了他的星球,他的族人。

他的战神。

小心到底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他实在想不到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才能在失去这么多之后还能露出温柔的一面。这么想来,伽罗或许是把他毕生的温柔都给了他。

他想起伽罗回来那天,蓝色的路灯映射在喷泉水面上,交织出他最思念的身影。他想起当他被绑在黑暗深处的时候,箱子是封闭的,但他却分明看见了莹蓝色的光出现在他面前。他想起那天被积水淹没的街道,只有他一个人。

小心有些庆幸,但他也不知道到底庆幸的是什么。心脏的痛楚变得模糊,他昏昏欲睡,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有人吻了他的嘴角。

他挣扎着要睁开眼,但是那个人温热的手掌覆了下来。

那个人说,睡吧。

——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他揉着眼睛坐起来。好久没有睡的这么安稳过,之前的日子他都是被心脏痛醒的,醒来总是一身冷汗。他下床走下楼,看见大家都惊讶地看着他。

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已死的人从坟墓里走了出来那般诧异。开心首先冲向前抱住了他,粗心和花心跌跌撞撞地跑进实验室。甜心站的远远的,但他看见她在悄悄地抹着眼泪。

啊,是啊。他在混乱中突然想起,自己应该是已经死了的吧。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现在还站在这里,平安无事?

他想起昨晚的吻。

博士挺着黑眼圈冲了出来。他被拉进实验室之前,看到地上的温水依然还在那里,大概是已经冷了。

他看见显示屏上他的机械石完好无损,之前裂纹的地方闪着莹蓝色的光。

伽罗。

他不顾大家疑惑的眼神推开博士冲到了房间。床头柜上什么都没有。

哪里都没有。

风吹起窗帘,外面的阳光正好。

他的心脏再也不会痛了,但是他心里现在空空如也。

那个人不会在了。

Fin.

我是阿糖我想吃自己!

仔细想了想我的置顶应该严肃!
啊我好想吃糖……
棉花糖薄荷糖伽棒棒糖阿尔卑斯高级牛奶糖汽水糖巧克力糖二宝糖
为了检验你有没有认真看我的置顶,我还在里面放了一个伽罗。
基本没什么雷点,很能吃(不是
非常杂食,疯狂跳坑,每天都在跳墙,坑很多
是个文手,但是喜欢涂鸦(啥
人家都是放假更新开学弧,而我是放假疯玩开学写文
这不能怪我!!学校晚自习时间好长啊!!!我写完作业还有一个多小时啊!!!涂鸦我也不能涂一整个小时啊所以我只能在本子上写文了。
但是懒得打字上lof。
(我更新在本子上和我没有发出来有什么冲突吗. jpg)
所以我看起来没有更但是其实我更了的!
在本子上!
你们不能说我是咕糖!



鸢尾不喜欢我和我喜欢她有什么冲突吗(理智发言(没有